Sylvie,
we should be different,
so do not waste our time on the worthless people and things.

We are young, do not be regret.

关于自己。



如果文字能够使人平静 是一件幸运的事。

一天接着一天,可以过得飞快。 最近在看modern families。

爱一首歌 一部电视剧 会热情地向喜欢的人分享,比如我的老弟,以及奇葩的大学舍友。毕竟是我带坏她去看broken sisters。

获得很多奖的摩登家族,讲述着大家族里奇葩古怪的三个家庭的故事。

摩擦总会有,但让人心动的,总是编剧娓娓道来的窝心结局。

每每结尾处,总让人感叹family tie的美好。

Miko说我眼窝很浅,所以考研前和她们凑一起看爸爸去哪儿时,一些片段都会让自己直掉眼泪。对于摩登家族,更是如此。姐姐说 是因为我长了颗爱哭痣,所以每次在电话这头哭,她都能猜到。这一点,确实挺没用,也挺吃亏的。我曾经问过一些人,爱哭怎么办,甚至问到了百度上去。 有一个回答是,见多些人,见识广些,就会好起来了。 半信半疑的我,一直在尝试和检验的路上。

从初中开始就抛弃了小说也不怎么追剧,在初三时,遇到的两次成绩剧烈下跌,让自己懂得控制这样放纵沉迷的欲望。我曾经跟他说过,不觉得我既没有追剧也没有追星吗?好奇怪的一个人。 可有时候又觉得,有自己热衷的爱好,有狂热的人或物,好像会有很不错的感觉。 后来发现自己是个创意玩意的收集爱好者,每次逛到这样的杂货店,他总会允许我买下一两件纪念,在我掂量着这样的收藏是不是很奇怪的时候,他告诉我,每个人都有一个骨灰级爱好。我很欣喜地记下了这句话,誓死捍卫,再不觉得自己是个怪人,并以此等爱好为荣。原来那时自己 还是喜欢来自外界的肯定。

现在看电视剧,没有了单纯的目地--为消磨时间,或为取乐。更多的时候,自己会留意模仿角色里机智的应对方式和话语,或有时候自己会留一个笔记本记录有用的口语。可能是因为,要变成自己想要成为的圆,有太多的棱角待磨。如果是自己乐意的事,总做得得轻松。

“骨灰级爱好”。他是我珍惜的恋情。总能让我感受到一些不同的角度。那时候和他去看Titanic的3D,整整一个星期,都在回味手机里偷偷拍下的Jack和Rose站在甲板的经典镜头,一遍遍感动。诚然会有许多声音,批判着离开那艘船后不复存在的爱情,不必考虑面包的爱情断然美好,诸如此类的话。我却辩不过,不服气的我向他嘟囔不满。他笑了,轻声细语道,会存在的,如果平安离船后,现实真的让他们不能够在一起,也不代表他们之间的爱情会消失不在。他总能给我 我想要的答案。细细咀嚼这句话后,我突然就对某句话有了新的见解,离开某个人,生活确实是可以继续的,我们一出身就是独立的个体,不需要依靠任何人就可以完成平日里的衣食住行。只是那个人的存在,和我们经历的从来就不是这些俗事,所以离开这个人,不能够继续的是和他的喜怒与共。



评论(9)
热度(1)

© 魚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