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lvie,
we should be different,
so do not waste our time on the worthless people and things.

We are young, do not be regret.

听这首歌的时候, 有缓缓的情绪在融化,于是我滑开屏幕,在悄悄话里告诉他,我觉得 英语是很美好的语言。   然后,我说 以后我想要一个西式的婚礼。他说 让小黄人拉着我的白色裙摆。

我听过,你也听过。或彼此初恋,或大学同学,在一起几年几年的,然后分了。所以后来,年数的叠加不再是多可靠的保证。所以才有了张小娴的那么一句,我最害怕的事 是我最后没能嫁给你。

这句话是M告诉我的。她曾经问我,如果让我知道 我的另一半在我27岁时会出轨,那么现在我还愿意和他在一起吗? 我回答不上来,她说,是不是还想赌一把。  嗯,那就赌吧。

这几天出去溜达了 拉伤了脚回来。有些丢人地贴上了奶奶的专用药膏。在家用了各种姿势走路。  身体总是会用这样的方式提醒你,你的身体有问题了。疼着的喉咙说你巧克力吃太多了,发晕的脑袋说你熬夜太多了。所以腾不出时间运动,就要腾出时间生病。腾不出时间开心,就要腾出时间纠结。

在他家,熟悉面孔,所以也呆得自然。老爸曾说,女人会有第二次出生,那便是嫁人。另一半,是女人的第二个家。所以 好好挑。

坐在他房间的窗边,我又冒出了无厘头的问题,喏,人呢,见面,争吵和好,回家离家,真不好玩。他习惯了我的脑瓜,说,这也挺好玩的。

如果我心里 有个结 就会衍生成像上面这样的奇葩问题。 其实我想问,如果和以往的朋友没能够打开心扉聊天,该怎么做,才能变成从前。

我是知道答案的吗?还是没有答案。也许双方都有问题。

留给时间吧。

新年将至,期待一个枣红色的新年。



评论

© 魚说 | Powered by LOFTER